D Art 之隨手筆記

賴火旺所策展的:「獵人?或造謠者。 」——資訊社會中的宰制抗力。,其中闡述頗令我感興趣:

處在一個能憑藉搜尋引擎、將:礦物、植物、細胞( 甚至美少女 ),等、不同生態系統、物質與非物質,置放於同一實用層的年代,我們對於網際網路的想象已非早前由一個檔案連接至另一個檔案( Hyperlink )的概念,資訊傳遞者間甚至從「 傳統數據 」進入到「 演算數據 」,更例如,百度目前正在與中國疾病管制局合作,針對每日 1 億 6 千萬使用者鍵入的關鍵字,如「 感冒 」或「 發燒 」來預測流感發生的時間地點 ,為幅員廣大的土地建立疾病防堵機制。我們暫且將這樣的新式交互作用稱為大數據( Big data )時代底下的「 第二生態系 」。

其一:此實用層之「真實面貌」為何?是否我們所以為的、這個實用層的「"初始"層貌」也只是是背後端演算法驅動的一套「當下體現」?對搜尋引擎而言,它從未區分礦植動物與美少女;唯有語意網 / LOD 開始要鑿孔開洞,打破混沌,想藉由再加上一層語意的描述,來區辨真實。一直都是人類想要界分事物;我們總在母體中掙扎浮沉。

hypercard 參與者與 wiki 的「發明者」Ward Cunningham,曾經提到發明 wiki 的過程。康寧漢的「夫子自述」對我來說有幾個意義:描述一套衍生(derivative)的事物跟實作之(implementation),完全是兩回事;很可能純粹是偶然,或者是基於對人性的小理解(heuristics)而稍微修改一下演算法,便帶來穿過人機介面微調人類與知識的互動規則,長出新的「合成物」。我們原本誤以為"他們"是「人」(例如把他們視為 humanity and social science 的研究對象),後來試圖擴到稱為「人造物」,事實上他們可能是「合成物」(如果不僅僅是「物造物」的話)。

火旺在「第一」的設定中,其實就已經站在人的角度來「反思」這些落英繽紛的數位現象。而所謂的「第二」,是否也是延續人類視角的讚嘆驚駭,但卻少了從系統自我衍生的角度與視野?(但是若有的話,那會是什麼?)

更遑論百度與中國疾管局的合作,不啻為 Google 感冒流感研究的「山寨」挪用。這中間的源頭、應用,原本與分身的對立,是否就像 borg 這個詞的意義一樣,是個錯誤的「區分」?其背後根本就是同一個有機擬生命體!

Borg is a collective proper noun for a fictional alien race that appears as recurring antagonists in various incarnations of the American television and film Star Trek franchise. The Borg are a collection of species that have been turned into cybernetic organisms functioning as drones of the Collective, or the hive. A pseudo-race, dwelling in the Star Trek universe, the Borg force other species into their collective and connect them to "the hive mind"; the act is called assimilation and entails violence, abductions, and injections of microscopic machines called nanoprobes. The Borg's ultimate goal is "achieving perfection".

火旺教授文中論述的「第二生態系」的弱點在於,我們可能並未「從....進入到....」,一直都活在「演算數據測試自身而不斷變形」的不同階段。此描述與敏感察覺之風貌本真,然而其抽象 momentum 動能並未如作者所描述之運作。而其所見生態系之「靜態面貌」也可能僅是一個動態整體之靈光乍現(snapshot)而已。然而,本文是否是另外一個 Cunningham's law(康寧漢法則)的示現?(笑)拋磚引玉,促成「第二」早日扶正,證成自身,此乃小三評論者衷心之意。

"The best way to get the right answer on the Internet is not to ask a question, it's to post the wrong answer."

"There You Go" 裡面的語言

Survival International "There You Go" 運動所推出的這個動畫最棒的部分,除了畫風的精彩之外,就是他的語言應用。由 Oren Ginzburg 所撰寫,喜劇演員 David Mitchell 娓娓道來,當你聆聽到 Sustainable Development(永續發展)Private Sector Partnership (私領域夥伴)Vocational Skills(職業技能) Social Safety Net (社會福利網)與 multistakeholder 與等字眼時,那種脈絡之精準、反差之清晰,讓人對這些語言的暴力怵「耳」驚心。

自我發現

很多時候,自己根本還不知道自己大腦在想什麼,但是手腳已經在行動了。這個時候需要做的是趕緊追上腳步。

三梗

自己的獅守圖自己畫:如何在一個圖裡銜接三種以上的梗
http://tpgg.kxgen.net/h2N5jtN6Xz

印度出國報告大綱(草稿)

(將綱要部分先完成後,丟到 Hackpad 上繼續協作,完成整份文件。)

這次出國參加 SciDataCon 2014,大約可以分好幾個部分來作報告:

  1. 事前準備工作(Executive Committee,ECDP,Hackathon)
  2. Hackathon / Datathon
  3. SciDataCon 大會內容
  4. CODATA GA 會議
  5. 拓展國際合作
  6. 媒體的露出

事前準備工作包括協助校長準備 CODATA 秘書處、執委會的重要工作項目,與 ECDP 的開會、討論與執行工作項目;邀請台灣在地(中興大學)的科學家了解與 rehearsal 這些工作項目。對於忙碌的科學界同仁而言,為何要花時間、投入資源來參與這樣的國際合作工作?是否吃力不討好?又能夠回答解決哪些這些科學家正在關心的問題?

Hackathon 是一個重要的挑戰。以前 Culturemondo 曾經在古巴跟在地的自由軟體教育團體合作,邀請參與用非英語進行的 panel,已經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這次跟 16 位來自 7 個國家的與會代表,一同討論 CODATA 社群中科學資料共享的議題,這已經在很短時間內,達成了對 CODATA 來說重要的目標。

大會這次有 25 位包含會長在內的中國同事被拒絕 VISA(或者被延遲發下),讓大會一開始就在做危機處理。專題演講邀請講者的內容都相當的精彩並且發人深省。這些講者名單包括:Paul Berkman "Knowledge Discovery for Global Sustainability",PLoS 的前主編 Theodora Bloom "British Medical Journal";ICSU Future Earth 計畫的科學委員會印度科學家 Bina Agarwal,"Future Earth Keynote"等。大會還安排了 "How Well Is the Data Chain Going?",邀請資深科學家 Dr. Elizabeth Griffin 主持對談,讓與會老中青的不同特色科學家,從自己的角度來檢視科學資料分享的核心譬喻:「資料鏈」的銜接與運作是否順暢。這樣的反思其實很像是用傳統的形式,但是卻做到晚近社群媒體 hackpad 之類的效果,相當的精彩。

CODATA GA 會議主要的重頭戲,會務報告,包含財務與 2013 年新任執行主任(Executive Director)的工作報告。選舉會長、副會長與執委會成員(這次有 15 人參選,應選 8 席),審議「任務小組」(Task Groups)。檢討各個國家會員(national member)、學會會員(union member)參與的情形。這次 DT 重新選舉連任,就必須要知道周圍競爭者的特色...等資訊....

由於 CODATA 相當支持 ECDP,所以這次三個項目(hackathon、Panel 與 Poster Session)提供了很多露出機會;在這個基礎上,我們很容易跟同樣有心想要發展科學資料合作的國家與學會交流。

由於校長在 GA 會議最後一天考慮到台印之間未來合作的可能,遂想主動聯繫台灣駐印度代表處。代表處張組長以往就承接 ICSU 的業務,了解科技工作的累積與長期經營的重要性。他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安排了中央社報導,為這次的國際旅程畫下完美的據點。中央社記者何宏儒先生的發稿在此:〈科技資委會 台學者任執委〉

(中央社記者何宏儒新德里7日專電)中央研究院院士、國立中興大學校長李德財今天在「科學與技術資料委員會」會員大會中,獲選連任8席執行委員之一。

1966年創設的「科學與技術資料委員會」(The Committee on Data for Science and Technology,CODATA)是「國際科學理事會」(International Council for Science)所屬的跨領域科學常設委員會,目前有17席科學聯合會會員、26個國家會員,包括台灣。

印度國家科學院(Indian National Science Academy)6、7日在新德里主辦CODATA會員大會,李德財代表台灣出席。

中華民國駐印度代表處科技組組長張和中指出,李德財今天獲選連任CODATA執行委員,任期兩年。其他7位委員分別來自美國、加拿大、英國、印度、中國大陸、南非、俄羅斯。

李德財今晚告訴中央社記者,CODATA是促進科學與技術資料管理使用和分享的平台,目的在增進國際科學研究,以造福社會。近年來台灣在科研方面及相關會議所作貢獻深受國際肯定,才得以繼2012年之後連任CODATA執行委員,意義重大。

駐印度代表田中光今晚宴請李德財及其特助李士傑。兩人預定明天凌晨搭機離印。

揭露的意義

突然的創口,到底揭露了什麼?到底這些有什麼意義?走出門外,雖然頭還在痛,但是已經稍微好一些、可以呼吸到空氣了。

感受到來自現實的猛然一擊。

替迷惘裝上發聲的義肢

用公民報導與新媒體,替茫然與迷惘裝上義肢發聲器官:「台灣(民)政府」作為一種當代船貨崇拜運動(cargo cult)的悲哀

越是閱讀這些文字,我越感受到在譫妄語言、政治表演儀式、神秘「法理語言」、雙重現實詮釋等的背後,存在著一個身體、語言、社會與政治、宗教認同的黑洞與迷宮。有前輩人類學家指出,這其實類似大洋洲西方科技復臨的船貨崇拜運動;看著那堅定的語氣、精確的「事實」,自我回饋系統的精緻扣連,把歷史屠殺、政治壓迫、媒體科技、民族自決、與真實情境結合,願望與現實縫紉交織無法分離,悲哀地詩意淋漓盡致。

「....終於,曾任美國前司法部最高檢察總署副檢查總長Honorable Scott J. Bloch願意來訪問,同時,答應兩場專為台灣民政府同心舉行的重要公開演講會。陪同來的,還有台灣民政府在華盛頓DC六年的好友Mr. Neil .R.E. Carr,他的律師樓是協助辦理華盛頓DC四季飯店2010和2013國際記者會和酒會的助理單位之一。經過排定,最好的訪問時間是2014年9月14日至20日。是有湊巧,到底是好事連雙,2006年10月24日代表Roger C.S. Lin林志昇與台灣民政府,先以台灣人人權問題,再以國際地位問題,向美國華盛頓DC哥倫比亞特區地方法院提出控告美國總統、國務院和國防部案的代表律師Mr. Charles H. Camp,也表達願意來台灣民政府訪問意願,經協調將其訪問定為2014年9月20日至25日。」

〈是台灣人自己笨自願養中國難民〉,公視 Peopo 公民新聞。

標準從嚴,近乎苛求

在公共電視台播報的新聞〈大巨蛋樹木移植 遠雄找日本樹醫協助〉中:遠雄記者會中,出現了日本的樹醫師的身影。記者會發言者身後的輸出海報上寫著:《向上提升,「樹」立典範:大巨蛋移樹工程新團隊記者會...(略)....國家級樹醫中心參與監督;標準從嚴,近乎苛求》

長榮請來「自費救援」「金城武樹」的「日本天皇御用」樹醫師,這次要來救遠雄集團的大巨蛋,要來幫助他們「向上提升」。

如果再進一步搜尋,你會看到苦勞網發布的兩則新聞:〈欲移之樹何患無辭,日本樹醫同流合污?〉,以及〈松菸護樹志工團暨在地里長【拒絕參與明日大巨蛋樹木移植廠商樹花園主辦的座談會】聯合聲明〉。我挑了比較多分析的第一篇文章來引述:

『...日前接獲訊息遠雄已委託園藝廠商準備移樹。今(21日)下午遠雄委託的園藝廠商「樹花園」,會同日本樹木醫前來護樹現場探視護樹志工搶救下來的行道樹,卻擅自在紫檀樹上打釘,讓老樹留下鮮紅的眼淚,還直言將於11月份開始進行移植前的斷根作業。

松菸護樹志工團將於明天下午13:30召開記者會,除重申路型變更設計原地保留老樹是絕對可行的方案,也將踢爆園藝廠商「假護樹之名,行商業斂財之實」的惡行,呼籲日本樹醫應秉持樹醫愛樹護樹的堅持,退出松菸行道樹移植工程,不要成為不當開發破壞台北歷史記憶的幫兇。』

中國時報〈找來日樹醫 護樹團:搞錯方向〉

『...松菸護樹志工團政策組長游藝重申,遠雄雖找來「專業」團隊,把話說得很漂亮,但樹木究竟有沒有移植必要,才是問題癥結。遠雄稱找來「日本皇室御用樹醫」山下得男,懂日文的志工正在向日本官方查證此封號是否為真,以及山下是否具備樹醫師資格。』

這些新聞都很扁平,你看得到立體的部分嗎?

(Data) Granularity

引述維基百科條目:Granularity

Finer granularity has overheads for data input and storage. This manifests itself in a higher number of objects and methods in the object-oriented programming paradigm or more subroutine calls for procedural programming and parallel computing environments. It does however offer benefits in flexibility of data processing in treating each data field in isolation if required. A performance problem caused by excessive granularity may not reveal itself until scalability becomes an issue.

我認為 Granularity 應該會跟 Tableaux Vivants 一樣,是分析資訊社會諸傳播形式的一個重要關鍵字。

被震撼了